首页 娱乐资讯 医疗资讯 灯饰资讯 音乐资讯 it资讯 综艺频道 电脑资讯 站长资讯 小说 读书心得 旅游资讯 女性话题
罗小慈:抚琴泼墨素面朝天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音乐资讯 正文 来源: 豫农生活网 发布时间:2020-07-31 05:25:25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如果把浓妆艳抹的都市女孩比喻成婀娜奔放的牡丹,那么超然脱俗的罗小慈便是池塘间的一支莲花,香远益清,亭亭静植,使人备感清新。初见罗小慈,是一个淫雨霏霏的午后,刚在上海民乐团参加完排练的她匆匆赶到会议厅,一边喘着气,一边忙和早报记者打招呼。眼前的这位“邻家女孩”系着一束干练的马尾辫,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夸张的装饰。虽然素面朝天,虽然不施粉黛,但内在气质却让人一见倾心。

  “最传统的也是最现代的”

  一曲《寒鸦戏水》隽逸清雅,尽显早春万籁俱寂的境界;一曲《林冲夜奔》更有万丈狂飙从天落,巨澜奔腾不复回的气势……上海民乐团古筝演奏家罗小慈用纤纤十指遨游在二十一根弦的音乐世界中,她面容宁静,琴声却声声敲进入心。

  7岁开始习筝,13岁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同年获ART杯中国乐器国际比赛少年专业组二等奖,六年后以优异的成绩直升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系,并逐步在艺术演奏方面崭露头角。用罗小慈的话来讲,她的成功完全得益于父亲的引导。“当时泰兴黄桥乐器厂做了一架古筝,我爸很喜欢,就把它买了回来,看着教材,自己就开始教我了。”直到现在,罗小慈说起父亲当时的这一举动依然是心存感激的,“是我父亲让我接触古筝,喜欢上古筝。我最开心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在家中弹古筝,只有我和古筝。”

  “不过,我小时候也特爱玩。有时因为爸妈给我安排的时间太过密集,我还常常主动要求为家里倒垃圾,其实主要是想借这机会到楼下去逛一圈。”小慈话锋一转,调皮地呵呵直笑,“孩子的天性就是玩,所以当时练筝也是挺被动的。父母给我安排任务,我照着做就是了。要是练得困了,也不敢上床睡,只是扒在琴上打一小会儿盹而已。”

  在附中学习的时候,小慈记得父亲用毛笔写过一封家书,说是希望自己在学习音乐的同时,要加强对书画和诗的了解,虽然当时并不十分懂什么意思,但只觉得言辞凿凿、字字千钧。“其实我小时候最先学的是书法。”因为父亲是著名书画家的缘故,小慈从5岁起就开始练书法,10岁时她的作品就被送往日本进行文化交流。尤其是父亲的这封家书之后,小慈在寒暑假时常端坐桌前临习碑帖,“随着毛笔在纸上勾着折撇捺地游走,心慢慢沉静下来,少了青涩意乱的浮躁。静则生灵,它们幻化出姿态各异,妙趣横生的舞蹈,汉代所谓精骛八极、心游万仞,当如是也。”罗小慈在笔记中这样写道,“我始终觉得最传统的也是最现代的,传统得越纯粹,时代感也就越强。书法有几千年的历史发展,虽然只是寥寥数笔,但是线条感极美。如果你把它放在一个装修豪华的屋子里,即使是经过了这么多年代的洗礼与传承,你会发现它依然是时尚而富有个性的。因为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赋予了它永恒的生命力。”

  “创新也得言之有物”

  涉猎姐妹艺术,罗小慈说,“开窍”完全得益于“过路人”的当头一棒。“在大学那会儿,因为是技术至上,所以我们常常拿一些钢琴琴谱来练技术。一天,我正在琴房,用筝弹奏难度极大的《肖邦黑键练习曲》,因为同是五声部分,我弹得特溜、特得意。不料,有位钢琴系的同学正巧经过,嘀咕了一句:“是谁用破钢琴在弹奏呢?”提起以前的“糗事”,罗小慈略带羞涩地笑了起来。不过,正是这一问把她给打醒,让她终于明白,音乐不单单是炫耀技巧。当技巧掌握到一定程度之后,展示韵味与意境才是升华的关键。“其实,创新是门大学问,不能是无本之木,一定要言之有物,言之有理。”在罗小慈创作的所有作品中,《陆游与唐琬》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集大成者,它将筝演奏、现场书法、交响合唱与诗词吟诵等多种艺术形式相结合,在中国民乐界开创先河。

  此外,《书魂》也是一次成功的尝试。作为当今古筝南派代表人物,在积累了多年演奏体验后,罗小慈以博大精深的中国书法演变为背景,谱写了这首筝曲。“我喜欢篆隶的高古,行草的流畅,楷书的端庄,方寸间飞流直下的酣畅淋漓,又仿佛有千军万马声震八方的威严;而筝的特制亦刚亦柔,豪放与婉约兼备,暗暗契合我心中书法的意象。”

  “古筝拒绝媚俗化”

  古筝是中国最古老的弹弦乐器之一,百年来它所表达的主题却始终没有变过,一是表现大自然,再就是抒发家国情怀,还有便是永恒的主题———爱情,从古到今,古筝一直在弹颂着这些。在这三类曲子中,罗小慈说自己最喜欢第一类,因为她渴望返璞归真,渴望回到巍巍高山与潺潺流水之间。“中国的音乐、中国的诗,最多被歌咏的就是山水。在现在快节奏的生活节奏下,能够片刻沉浸于山野古树间,便是对心灵一个最自然的回归。”

  “有一次我去泉州旅游,途经一个古老的庙宇,可能是因为当时不是节假时节吧,参观的游客特别少。我站在那里静静地闭着眼睛,悠闲从容地感受着周围的飞檐走壁、古藤老树。什么话都不说,一个人,安静的。”

  跑跑步、看看书、练练书法,罗小慈喜欢沉浸于一个人的空间。她说最喜欢与学生们同台演出,因为支持他们“就是支持中国音乐的希望工程”,“让年轻一代真正爱上传统艺术才是当务之急。”虽说现在学古筝、考级的学生多了,但是这并不意味他们一定就喜欢这门乐器,罗小慈认为,“古筝这一传统的艺术形式有精华的一面,也有对现代社会不适应的一面。毕竟古时候人们的生活节奏与审美习惯比较缓慢,音乐的张力没现在这么大,所以才更需要我们的突破和创新。我们在音乐创作上常有个误区,要不就追求象牙塔式的纯粹的音乐,要不就是追求泛娱乐化的效果。但学术性的音乐可能是给少部分人欣赏的,要为当代的审美所接受,是相当有难度的。”小慈说,“同时,中国传统文化是一种典雅的艺术形式。因此,必须拒绝媚俗化。”

精华推荐
大家爱看
高清图集